“想离婚,门都没有,这个字我还就不给你签。你能把我怎么样?我只要不犯法,法院的人也只能把我看一眼,不能把我咋的。”刘三理直气壮地对正在和自己吵架的许小英说。

听了刘三的话,许小英气得咬牙切齿,直掉眼泪,无奈地骂了句:“你怎么不去死。”

两人越吵越激烈,许小英每次吵架总被刘三气得恨不得立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,一天也不和这个人过了。每次吵架许小英必说的话就是:现在就去民政局把婚离了。

其实这话也不是许小英和刘三吵架时的气话,平时她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,只是和刘三吵起架来,离婚的念头更加强烈,恨不得当即把婚离了,再也不想眼睛里看到这个令她讨厌至极的人,甚至这个人的影子。

有时刘三说出的话,不只能把许小英气哭,甚至气疯,气到发狂时,许小英真希望他是一只鸡,她拿着菜刀把它千刀万剐,杀个无数次,才能解恨。但理智告诉她: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就算恨得牙牙痒也只能通过正当途径去解决,决不能意气用事。许小英只有一次次地忍,直到忍无可忍时,许小英才去法院起诉离婚。

可法官却告诉她,男方不同意离婚,只有判不离,如果你坚持非要离婚,就等到半年后再来起诉。

虽然刘三知道两人不管相处还是争吵都已经成了势不两立的仇人,无法共同继续生活,但他宁可跟许小英过这种每天吵闹的日子,宁可同在一个屋檐下,各过各的日子,也绝不和她办离婚手续。

说起许小英的婚姻,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。许小英心高气傲,找对象时就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且男方条件比自己好的,可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始终高不成,低不就,二十八九岁了,也没碰上个合适的令她满意的男人。父母发愁,自己也压力山大。最后别人介绍了一个工人,她不挑不拣,心想只要看着这个人不讨厌,能凑合过日子就行,对他也没啥要求,闭着眼睛就把自己嫁了。

可出乎意料的是,两人三观不合,经常为鸡毛蒜皮的事吵得天昏地暗,更让她不能忍受的是刘三脾气暴躁,随时随地就冲她又吼又叫,而且还是个杠精,处处和她作对,事事总想占个上风。两人的矛盾日益剧增,吵架就成了家常便饭。

几年的相处,两人处成了陌生人,冷酷无情,无奈,无助,许小英认为自己活得太痛苦了,也许活不老,就被这个男人气死了,还不如一个人过,来得痛快,至少她眼不见心不烦。再说和这样的人过日子,除了绝望之外,还是什么盼头?离婚的念头在她的心里想了无数次。

可刘三却始终不认为自己有错,总认为许小英是非多,抱着你不让我好过,你也别想好过的态度,反正我就这样了,我要把你耗老。所以刘小英一直闹离婚,却离不掉婚。

没有人抱着结婚是为了离婚的念头走进婚姻,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,但世事难料,没遇到相爱的人,只能找个能凑合过日子的人,最后却因三观不同,连最平淡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,不得不说是一辈子的遗憾。不管怎样生活还要继续,真的是结婚容易离婚难。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,禁止复制、盗用、采集、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。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