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时候最难忘的,就是四处追逐着放映队看电影。

八十年代的乡村依然文化匮乏,家里别说电视了,收音机都没有,而且每天晚上几乎都要停电到十点多。一到晚上,全村黑咕隆咚,家家户户从门窗里透出一点微弱的煤油灯光。特别是夏天的晚上,我们这些小孩子是没有蹲在家里的,满大街的疯闹,这时最盼望的就是邻村附近哪里有放电影的了。

记得有一年的夏天,隔着五六里的村子放电影,母亲架不住我和侄子的纠缠,早早吃了晚饭,别人不领,只领着我和侄子,又抱着尚幼的侄女,一路步行去看电影。

去到时已是人山人海,母亲领着我们好歹找了个合适的位置,又找了几块石头坐着。其实电影是什么内容不重要,任何电影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都说“六月的天,猴子的脸”,说变就变。电影看了不到一半,忽然变天了,风起云涌,一会儿的功夫大雨点子噼里啪啦砸了下来,电影场的人立时骚动起来,人开始四下散去。

我到现在也忘不了,那晚冒雨往家赶时的情景:那时尚壮的母亲,背上背着年幼的侄女,一手扯着也不大的侄子,而我扯着母亲的衣角,在漆黑而又风雨交加的夜晚,一路跌跌撞撞往家赶奔!

现在母亲也早已不在了,侄子侄女一个在青岛一个在日照也都成家立业,而我有时偶尔看见放露天电影场上稀稀拉拉的观众,就想起很多年前那个跌跌撞撞的风雨夜晚!不知侄子侄女还能想起他们那慈祥的奶奶不?更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相信、理解不?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会员所上传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,禁止复制、盗用、采集、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。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